為甚麼我不是基督徒

作者:抽刀斷水

 

問題的問題

   基於人的惰性,人大部份都是趨向不去做某一件事,要希望人解答的是通常是為甚麼要去做,例如為甚麼要去泰國,為甚麼要買這隻CD等,而不是問為甚麼不去、為甚麼不買,除非描述的事件中被大部份人認為是理所當然的,不做則有點奇怪而受質疑,例如為甚麼今天不吃飯,為甚麼今天不去廁所等。而基督徒並不超過世界人口半數,做基督徒又不是理所當然,在這些前提下,問題應該是一個反問句:「為甚麼我要做一個基督徒?」

   當然,我不是基督徒,假如問「為甚麼我要做一個基督徒?」的話,很有可能吸引萬千傳教者,去「解釋」給我聽為何我要信,這無異於在家中不斷受不同的推銷員,拍門向你推銷同一套百科全書,很是煩人。所以,只能屈就一下,回答「為甚麼我不是基督徒」。

   或者,先從我的背景說起。

 

家庭背景

   我的家庭和一般香港家庭一樣,家裡會拜神、拜祖先,我亦曾相信過可以透過這些過程而得到庇佑,不過當成長後,明顯知道這沒有直接的關係,於是這感覺便再沒有。雖然如此,我亦以「孝順」為本,依從父母吩咐去做,而且拜祖先有中國傳統慎終追遠的文化,藉此懷念自己的家鄉及先人,不令自己忘本忘根。直到現在,每逢大節,家中都會備有祭品拜祖先,我亦不會抗拒。

 

學校背景

   我的幼稚園、小學、中學及大學中,任何宗教的色彩,一點也沒有。這令我可以自由選擇自己的思想,學校圖書館中亦沒有限制某些宗教的書、某些思想等,所以我的思想選擇還尚算自由。雖然偶然聽到某些老師,會帶同學去他們的教會、團契等,但都幸運地沒有邀請我。

   一次,我上生物課(Biology)時,一位基督徒老師忽然有感而發地說:「雖然我學習時接觸了進化論及其他生物學知識,但我仍然比較相信神創論,我也不知為何。」不知怎的,我對這句印象深刻。

 

朋友背景

   很難避免身邊有朋友是基督徒,但他們很少向我傳教,有時看見一些漂亮的女同學是基督徒,心想為何他們不邀請我去教會?當然,事實上我亦曾被人邀請我去教會、佈道會等,包括大球場萬人震憾佈道會,及葛培理到港佈道會。印象很深的那次葛培理,他沒有硬銷基督教,反而在說反對婚前性行為以避免性病毒、警戒女基督徒不要奪取別人的丈夫。我覺得很攪笑,帶我去的基督徒朋友也說:「不好意思,我也想不到他會說這些……」

   基本上,為了和睦的朋友關係,我很少和基督徒朋友辯論宗教。不過,有一次我朋友很早便打給我,向我傳教。人睡不夠有脾氣的傳說,真的應驗。在很多論點上,我都駁得他啞口無言,包括他說:「其實世界井井有條,你看地球也是圓的,多麼完美……」我反說:「地球其實是橢圓形,而且微觀之下有山丘及低地,凹凸不平,絕不光滑完美。」他啞了。我說完有些後悔,假如我睡得飽,他應不會這麼慘。對於大家都是讀理科的人來說,這回答可算是侮辱了他的智慧。

  另一位朋友向我傳教時,說過:「你不覺得『人死如燈滅』的看法很悲哀嗎?」我簡單回答:「我相信你也聽過一句英文:『Sad But True!』(悲哀,但那是真實)」

 

思想背景

   自懂事起我便問:「人生的意義是甚麼?」而不是問:「到底有沒有神?」後者似乎不太關乎我切身面對的問題,而且亦沒有人「誘使」我去問「到底有沒有神」這問題,反而前句「人生的意義是甚麼」令我在哲學領域中自我找尋,從中亦打穩了自己的哲學根基,免受一些似是而非的理論干擾自己。

   一直以來,都思索得很悲哀,認為自己總找不到與自己完全吻合的思想,莫非真的只有宗教才是出路?後來愛看李小龍,他創的截拳道就是摒除各武術的門戶之見,集各家之大成。後來得知他主修哲學,便嘗試了解他的哲學及截拳道理論。之後突然想到,為甚麼我的思想必須受門戶阻隔?我也可以效法李小龍,在思想領域上集各家之大成啊!那就不必一定要找一個宗教去「落腳」吧。

   看了李天命,更令我覺得語言的作用是要清楚表達意思,不是用來含混騙人。這種求真的精神,儘管真相是殘酷,我亦不願自欺欺人。


 

基督教與我

   本來,我與基督教河水不犯井水,無奈我的現任女友是基督徒,而且感情開始時她亦嘗試向我灌輸這宗教思想。我為了和她相處,沒有辦法,只好從多方面去了解這個宗教,但卻不是一般傳教者所說的從「了解」到「信」,我要的了解是「真相」。

  我不認為向牧師請教、去教會等行為會真正了解這個宗教。牧師的其中一個職責,就是「叫人信教」,所以他們的說話很有可能缺乏客觀性;去教會,只是參與教徒的宗教儀式,而與一般教徒交談,他們個人的見解又不能代表真正的基督教思想。假如只循這兩個途徑去嘗試了解這個宗教,我認為我的下場只有兩個:一個是入教,另一個是遺憾自己未能入教。

  要客觀地了解基督教,我認為需要兼看正反兩面。我比較了基督教各派的差別,大概了解一下聖經的教導與矛盾,在網上觀看基督教討論區中的文章,發現了一些有趣的現象:當基督徒與其他非基督徒討論問題時,到最後往往會突然失縱不回答追問、因立場不同而老羞成怒、多次轉名以製造多人認同的假象等;某些由基督徒主理的網頁討論區,更會封殺異見聲音,有些微問題(只因思想不同,而非人身攻擊及謾罵)便刪文Ban人,這情況無異於活在白色恐怖時代。言論自由是香港一直賴以成功的基石,看見這些現象,我想我總算對基督教有初步的了解了。

  我明白「信、望、愛」是基督教(包括天主教、新教等)的核心價值,基本上是導人向善,不過能被演譯的空間卻十分大,概念十分模糊空泛。甚麼是「愛」?以色列轟炸巴勒斯坦的人民是愛他們嗎?布殊入侵伊拉克是愛它的人民嗎?那都沒有客觀的標準及確切的答案。

  有人認為那些都只是人/基督徒的問題,不是基督教/教義/神的問題。公平點說,我承認這態度並沒有錯。我認為思想本身並無好壞,問題是人如何利用它。可是,我想問問被普遍認為是邪教的奧姆真理教,有誰真正了解它的教義後才說它是邪教?另外,假如思想本身不夠嚴謹,可以很容易地導人向善,而帶人入邪道又不難,那我反而覺得這好像變色龍的思想更是危險。

   可能有人說:你只是還未了解清楚,你先了解多一些吧。OK!我再看看歷史,多次十字軍東征,逼害異端、異教徒及女巫等,到現在美國布殊總統以神之名「解放」伊拉克,都令我更清楚。我覺得無謂再浪費時間再去「了解」這個宗教了,去看看其他書,了解一下其他思想、宗教,不更好嗎?分別只是在於它們沒有強力的宣傳機器而已。

本人為:
超短基版FAQ(http://www.atypical-christianity.com/vscfaq/)之編者及現任網主
離教者之家(http://exchristian.hk)之創辦人及現任網主
三屋基版(news://news.3home.net/3talk.christianity)之現任版主

  謹以本文獻給受過基督教傷害的朋友,包括一位位離教者的心理傷痕,一軛論下的眾多受害者,在不公平的學習環境下被逼灌輸基督教思想的人,以及以前眾多被逼害的異端、異教、女巫、科學家、思想家等! ∼





 

回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