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我獨尊?

作者:Invisible

 

  
  儘管我從幼稚園到中學都是讀基督教學校,而且小時候也曾參加過教會活動,但多年來,我從沒有加入基督教。最初是因為家庭觀念的問題。在圍村中長大的我,父母向來對西方宗教(特別是基督教)不存好感。當然,當時年紀還小的我,對父母這種觀念大感不解。我只想著,也許這是圍村人思想保守,難以接納外來思想的緣故吧。(按:我的家人其實思想不算保守,頂多對基督教特別不存好感而已……)

   直到現在,我才明白為何我的父母對基督教存在反感。畢竟,幾乎所有家庭成員(特別是我)都領教及見證過基督教的惡行。

  在我正式進入話題前,請先容我說一下自己對基督教的看法。在小時候,可能我曾經返過教會,被教會中的弟兄姊妹的見證深深感動著;而且,那時的主日學除了講道外,還有一些吸引我的活動,而我在那裡也結識了一群朋友。當時,我感到教會充滿著喜樂和溫暖,畢竟那裡的弟兄姊妹都對我很熱情、關懷和友善。從那時起,我一度有意加入教會。不過,最終因為深受家庭背景及思想觀念的影響令我的打算就此告終。當初我不以為然,甚至覺得父母有點侵犯我的信仰自由。直到現在,我上了大專,我才明白到當初為何我的父母反對我加入教會。畢竟在這幾年內,我徹底地領教過基督徒同學的惡行……

   我目前讀的是兩年制的技術學院。從開學第一年 後不久,班中甫初次見面便立即進行專題集作分組。當時,我認識了一位同學,叫X君。他是一位基督徒,為人不錯,而且十分健談和熱情。說真的,他曾經當過兼職,故我能從他身上感受到他那種成熟和世故。當時,我的確很欣賞他,希望能從他身上學懂多點東西。只是我沒想到,他在搞專題時的行為,和我所想的根本是完全兩碼子事。

   在專題開始初期,我組因為有其中一位組員(簡稱A君)犯錯而被他大罵(說真的,這位組員過往並沒有任何經驗,在沒人教導的情況下出錯是在所難免。另外,由於X君之前已經讀過技術學院的專科,故他因擁有經驗而成為組長也是正常)。由於大家還沒正式相熟,故該犯錯的組員不敢貿然請教也是正常。很無奈地,X君當時沒體諒過該組員的處境,就連A君感受到他做事時的艱辛,想慰問他,最終卻無故被「好人當賊辦」,認定A君在催促自己交貨。從那時起,A君開始對他存在少許戒心,就連我也為X君的行為感到側目。不過不知為何,在短短一兩天後,A、X兩君突然非常和好。說真的,誰會輕易原諒犯錯、冒犯自己的人呢?

   說實話,自從此事後,我也開始對X君存在戒心。之後的專題部分,也因為他的要求愈來愈嚴苛而令大家增加了無形壓力。我自問在某程度上(即面對自己有把握成事的事時)要求同樣很高,不過程度遠遜於X君而已。很可惜,我往往因為給予自己太大壓力而無法成事,甚至幾乎令每一件事情均失敗告終。就連我先前付出過不少時間和努力,亦因我的壓力過大令我一切的付出幾乎全都是白費。很多老師、朋友、甚至我的家人,都希望我能放鬆自己,減低自己的壓力。我的確有嘗試過如此,不過面對要求嚴苛的X君,試問我怎可能輕易放鬆自己?

  於是從此以後,每次他交帶給我負責的事,往往因為我受不了沉重的壓力而犯錯。當然,我並非次次都是如此。只是,X君只看見我犯錯之處,卻完全沒認真看過我做得好的地方。由是他一直在挑剔這、挑剔那的。直到有一次,我因為在某一件事犯下嚴重錯失被X君破口大罵。事後我有向他道歉和認錯,而他也表示不再追究,只希望日後我能表現得好點。說真的,我過往從沒任何經驗,不過我有從中學到一些事,只是我是暗中學,並沒請教任何人。當時我覺得,只要我有付出努力和恆心,就算不請教人也能成事,根本沒想到事實原來不是如此,尤其當我自己面對的是一個要求嚴苛、說話又尖酸刻薄、句句有骨的人……

   儘管X君當時口中說不再追究那件事,不過我是感覺到,他自從那件事後,不管在工作上還是私下相處時,總會有意無意地針對我。難道「身為基督徒要寬恕別人的過錯」此說是騙人的 ?姑勿論此說孰真孰假,X君當初輕易原諒、放過了A君又是甚麼一回事?

   當然,自那件事後,我已經盡力改善自己的表現,卻仍然因為達不到X君的要求而一而再、再而三的被無理針對。他愈是針對我,我愈感到自己的壓力愈來愈大。結果我之後負責的事,一直被這些沉重的壓力狠狠束縛著而令我無故犯錯。人之所以有好的表現,不就是因為他們沒甚麼沉重的壓力束縛著嗎?這點是根據我的老師、身邊的朋友們那裡學懂回來的。結果,我壓力愈大,愈容易犯錯,由是令自己一直遭X君強烈抨擊,有時還會給予一些揶揄、諷刺的說話,認定我一輩子都沒出色可言。於是,我在專題習作上一直受著他氣,有時甚至因為他表現過於高調令我失去面子、自信和自尊。說真的,X君處事一向高調,不管表現自己還是抨擊別人的不是都是一樣。

  當初,我的確因為自己犯錯理虧而一直啞忍,後來我才慢慢感覺到X君原來一直有意針對自己……有一次,我思前想後,終於知道自己為何無故犯錯。原來,這一切又是X君在背後耍手段……向來自我要求嚴苛,
為求做到最完美的X君,儘管網頁設計版面沒甚麼大問題,卻因為他自己不滿足而屢次篡改版面設計。很諷刺的是,有些人完全沒檢討過自己,只覺得自己有改進,甚至高調地讚頌自己。說真的,這一切都是因為他並無作事先計劃。若做每一件事有事先計劃,整件事不就能夠從一而終地做的好嗎?那麼,他根本不需要花時間作出無必要的修改,那麼我便不需幫他負責一些本來我無需負責的部分,那麼我就不用再承擔無謂的壓力,繼而因犯錯而被罵了。第一年已是如此,到了今年畢業了,他的作風仍依然故我,還變本加厲。從前X君還是組長,他怎樣苛待我也得啞忍。只是在今年,組長再不是他本人,然而他在工作上一直越俎代庖,幾乎削弱了組長的領導權。當初,組長早已分工,我主力負責文書處理及資料輸入的部分。很可惜,除了文書處理外,我所負責的東西卻幾乎與組長分工時的完全相反。事實上,我臨時需要被X君安排負責一些我原本不需負責、而且非常無謂的部分,還要無故受氣……直到這份專題差不多正式終結時,我才知道自己原來一直充當著X君的所謂「支援」,與我原本負責的根本是兩回事。那麼組長當初分配工作還有甚麼意義?難道X君只一直覺得,一切真的非必要不時變更計劃不可?況且又不是過度逼切,根本不需要如此……我不過是臨時幫忙而已,根本不全是我的責任,為何最終換來受氣的那人卻是我?很難為有些人自恃基督徒,自覺做甚麼事都是合理,根本完全不會去檢討自己,只懂審查別人,挑別人的骨頭……

   說真的,平時X君一直強調自己是個好人,就連我因為犯錯被罵而情緒低落,他也有立即安慰我,並謂自己只是對事不對人。不過,若他真的如此,又豈可能事無大小都針對著我?像有一次,我們一大群前往午膳。等待所有人到齊才正式開餐不就是中國人應守的禮貌嗎?雖然,我們作為年青一代已經不計較如此了。當時,X君已經祈禱完畢說準備開餐,恰巧當時人沒到齊,只是我和他已感到很餓,想先吃,於是我說了一句:「我們反正都很餓,唯有先吃吧,儘管這樣做未免有點無禮貌吧……」豈料,X君二話不說直斥我的說話質疑他的人格。沒錯,我承認自己過分直言,不過要是真的要質疑他的人格,當時我也連自己也質疑了吧?況且,當時我也有份說先開餐,而且我說出此言時又沒指名道姓,也沒暗示其他意思。接著當所有人到齊,X君旋即當眾指責我質疑她的人格! 事後我才知道,基督徒向來最討厭別人質疑自己的人格和行為,也很難怪為何他們的行為會令人反感了。難道基督徒所做的事全都是對,所說的全都是道理,任何人也沒資格去質疑?

  直到最近,我和X君終於因為專題的問題正式反目成仇。我思前想後,除了一直自我檢討外,還給我聯想起一些事情來。當初A君同樣犯下大錯,卻輕易被原諒,日後甚至對之寵愛有加;反而我因為一次大錯而被無理針對……一切一切,都是因為A君是基督徒。不,應該說在我一組中,只有我不是基督徒。若非如此,X君又怎能與A君及組長同聲同氣,對組長唯唯諾諾,還一直對A君寵愛有加?(按:A君與組長乃有不尋常關係)。就連平時我說甚麼說話,都被認定是句句有骨(當然,我承認有時自己說話過度直率容易得罪別人,不過我也有一直改善自己的。很無奈地,仍然因為有些人不喜歡聽便動輒認定我說的話得罪他們,儘管我的言論並非傷害別人,更甚的是,他們在指責我之時並完全沒給予機會我解釋清楚)。直到有一次,我瀏覽過一些基督教網頁,得知了基督教黑暗的一面。教義有何不足我因為不大理解而不予置評,只是我所遇到、領教過的,幾乎全都給這些網頁說中了(包括自以為是、唯我獨尊、排斥異己、虛偽、表裡不一、霸道……)

   更甚的是,當整份專題習作正式完成後,X君竟然就專題文件的影印費用斤斤計較。由於我組的專題頁數太多,而且我要負責一切影印費用,結果就這樣花去了差不多過千港元了。最初大家表明了,要把影印及釘裝的費用作紀錄,然後一次過計算付錢,恰巧當時我是先出去數的。豈料當收據出了,我把它拿給大家看,X君居然對影印費的問題感到極度不服,並一直就事件公然數落我的不是之餘,還在其他組員面前說我壞話,就連我多費唇舌解釋,他仍然充耳不聞。試想一下,一部家庭式的普通打印機怎可能一次過把過千頁的文件打印出來?更甚的是,我從家中把那些文件長途跋涉搬往學校,前後過程非常辛苦,豈料最終卻換來埋怨和斥責…….不過事實上,大家根本沒想到原來一份文件是需要花費那麼多頁數,甚至花費過千元的。要是我和他們說,家中的打印機壤了無法打印文件,他們一定會說,打印是身為負責整理文件的我應盡的責任,而非在他們身上;不然就會以家中打印機壞掉作為藉口。當我被斥責後感到非常不忿氣,立即反問他們:「難道要我在家中打印整份文件,直到那打印機壞了,然後我要求他們作出賠償為止嗎?」,可是,最終換來的反應卻仍然是充耳不聞。就此件事,難道真的只有基督徒做的,不管出了甚麼問題都可以輕易原諒,反而非基督徒做的事,只要不被認同的一概是錯?為何平日肯作出無私奉獻的基督徒,居然可以就影印費用的事斤斤計較?他們這樣做不就是在自我矛盾嗎?

   可能我真的沒察覺到,自己可能過往因為做過一些事得罪過他們,一下子搬出這篇文去譴責他們的確很不負責任。只是,我自從遇到他們後,自信心、自尊、自主權、面子幾乎全被削弱。基督徒不就應該愛民如子、寬恕別人的過失兼自我檢討嗎?雖然,我們不敢對基督徒抱有過度要求,好歹他們也是人,人總有缺點,總會犯錯的。很不幸地,基督徒一直以「愛人」、「寬恕」和「檢討」的心態去挑起不必要的衝突,從前的戰爭也是這樣,現在也是如此……他們這樣做未免太虛偽了吧? 還是之後的基督徒嫌惡基督教教義太苛刻,不想再繼續遵循它?

  單是說我本人,文章已寫了一大半。現在我略說我家人所領教的基督徒惡行吧……

   我家有兩棟祖屋是供出租。事緣有一次,一戶租客租下了我們祖屋其中一層。每次把單位出租前,我父母例必事先檢查一下內部裝修及水電,並作出適當調整。直到有一次,那租客不慎弄破水喉系統,不僅沒向我父母道歉,反過來還斥責我父母沒盡出租人的責任。事後,我父母才知道此人是基督徒。那我想問一下,基督徒就算犯錯也不需自我檢討嗎?還是自恃自己因為天天祈禱,能得到耶穌的寬恕而為所欲為,甚至推卸責任?

   不僅是此事,有一次我從父親口中得知我們有一位親戚,自信奉基督教後便把家中的神主牌扔掉,並指祖先是偶像,而基督徒根本不應該拜偶像。這麼一說,我又想問一下基督徒,難道耶穌不是他們的偶像嗎?最受不了的是,他們只覺得世上只有耶穌一個是真神,其餘的如祖先、佛祖等等全是偽神。

   最後,我想說的是,基督教作為一個世界「大教」之一,最好先檢討一下自己,然後作出改進,而不是質疑、排斥別人,甚至做出表裡不一的言行。再不好好檢討一下的話,基督教最終會為世人所唾棄。

 

回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