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什麼我不是基督徒

作者:佚名

敝人家庭信仰背景為民間信仰,兄長則在3或4年前開始接觸基督教至今已決志。起先敝人對基督教的看法和普羅大眾一樣,都抱持著『宗教皆導人向善』的天真想法;然而直到最近幾年,敝人才發現根本不是那一回事。

高中時期學校的福利社軟木塞牆上,總是可以看得到基督教的傳教單。想當然爾,既然是基督教傳單,就一定會有所謂的『信徒見證』,以及一些由其他宗教走進基督教的例子。其中看到有兩個印象最深刻的案例,(1) 有個信徒因為父親過世,因思念父親的緣故,讓原本不接觸民俗信仰活動的他委託乩童看他父親身在何方。乩童只看了該信徒一眼,就直接道出該信徒是基督徒,並說出該信徒的父親已上天堂,臨行前還將幾張符咒交給該信徒。結果該信徒返回住處後便以「對主感到慚愧,竟透過他人才知道父親以上天堂為由」,將符咒丟掉了。 (2) 某信徒的前夫過世沒多久,她聲稱她的前夫手持黑令旗向她索命,並祈求牧師的協助。而根據該信徒的說法,牧師和其他信徒聯合禱告,結果該信徒的前夫轉而去攻擊牧師的太太……。

上了大學,由於系上課程的安排,而接觸聖經文學。對於聖經,當時敝人認為就真的是宗教神話罷了,也沒有從中想太多。然而畢業後重新思考並尋找資料,這才發現其實聖經裡面有很多暴力血腥、情色描寫、種族和殘疾歧視甚至是宗教不寬容。為了神的旨意連老弱婦孺都不放過的屠殺?為了一個聲稱是「上帝之子」的誕生,多少無辜的嬰兒就因此被殺害?為了讓摩西等人出城,連埃及人的長子都不放過?

為了政治而破壞羅馬諸神的神殿、希帕蒂亞的慘死、十字東征、女巫獵殺、宗教法庭、迫害殖民地宗教等等,歷史上的基督教對他人迫害手段更是罄竹難書。直到二戰希特勒的迫害手段,以及現在有基督徒犯下社會案件,現今有很多基督徒仍以「作此事的不是真的基督徒」為由替基督教開脫,又列舉真的基督徒該如何作為的辯護手段已經不是第一次見識了;有的基督徒甚至搬出「不應該為過去的歷史計較」這項說法,阻止教外人士的批評。錯了,正因為基督教史上的侵略性傳教,才會造成那麼多浩劫,而這種侵略性傳教至今仍然存在著;放任這種文化侵略不管,才是最可怕的事。最近更有一批聖經解釋者,嘗試將聖經裡重視女性的部份提出為聖經辯護,可是在這種性別歧視的沙文主義下所編寫的「聖旨」,本身就註定裡面記載的性別相關事件盡是歧視成分,又是一個幫忙脫罪的行為。

「不要怕,只要信」的宗旨固然吸引了一些渴求心靈依靠教徒(部分是不喜歡傳統宗教繁複儀式而轉到基督教底下的信徒),可是什麼都沒搞清楚就去信根本就是本末倒置的行為。要求別人不準拜偶像,甚至砸毀其他宗教的寺廟神電甚至神像,但是基督教本身就造了耶穌這樣的偶像。不要再說「造耶穌像和聖母像是天主教,跟基督教無關」的話,基督新教崇拜十字架本身也是崇拜偶像的表現。十字架在歷史上就是處刑的刑具,為了不拜人像而改拜崇拜對象受刑的刑具,不也是一種包裝行為嗎?更別提那些「不信者下地獄」的威嚇手段了。祈禱願望時,成功歸給神,失敗就歸給考驗的阿Q心態,其實是機率問題罷了。一但壞事發生、做了壞事、事情失敗了、或是對於異己就冠予撒旦作祟,還禁止其他人去看魔幻小說如哈利波特之類的書籍。失敗必有因,信徒做了壞事就該自己負責,什麼都推給魔鬼才叫不負責。

還有,既然基督教的一些傳說是綜合以往民族的傳說變造而成,那麼基督教憑什麼去指責別人所拜所信是假的?為了做「見證」自己的神是最好的,不惜在傳教單上、冊子上、甚至教堂上踩低攻擊其他信仰,還要求別人不要攻擊他的的宗教。如此行徑,實為荒謬。那些所謂的宗教醫院和宗教學校,表面看來是福利大眾的表現,但說真的,它們當初會被建立也是為了傳教目的。

如果敝人同樣必須要捐錢來建造設施或做好事的話,與其捐錢讓宗教組織建立教堂,不如捐錢給公益團體行公益和無國界醫師。還有,真要用錢來建設學校或醫院的話,敝人希望該所學校或醫院的體制不要有任何宗教色彩。

站在理性、合理、人道、慈悲的層面上,敝人實在不認同基督教的教義宗旨,更反對去信仰任何基督教分衍的各個教派。這世界上就算有神,也絕對不會是聖經裡,記載的那一個殘暴無理,有種族、地區、性別、宗教、殘疾歧視的那一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