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離教見證

作者: 大舊飯

 

初信期

  我由小學開始就 < 誤墮 > 入某著名基督教學校了,自此,就過著洗腦般的生活,天天祈禱唱聖詩,另外為了取得老師好感,被母親大人威逼參加學生團契。回想當時的單向填鴨式傳教,只是千篇一律謂基督神,是唯一真神,又謂所有榮耀、權柄都是它的 ( 用這個它,皆因小的始終認為基督神是人類製造出來的 ) 的。當時年少無知,加上沒有長輩輔導,小的居然照單全收,以為裡面全部都是真的。小小年紀的我己經自覺是一個基督徒。

  那時候學到最重粟的東西是:常講誠實話。( 現在常妖言惑眾的,就是基督徒,那麼……?請大家救救小孩子! )

迷惑期

  到中學時期,轉往一間天主教學校,對整個基督教系統有較清楚的認識,就是基督教是以 < 私 > 為出發點,不斷說服人為 < 神 > 服務,期間在學校亦看到很多不公平的事:例如為甚麼信天主教的同學能夠補考升班,而 < 沒有信 > 的就要留班?而且信的同學亦有更好的對待。 < 沒有信 > 的老師待遇比信的老師差……但當時的我仍不以為言。

  而最最震撼是當時有位老師給我看 < 李天命的思考藝術 > 裡面的一篇李教授與韓那的辯論,終於知道基督神,並非萬能。但當時小的仍認為基督神是代表著 < 愛與善 > 的。

狂信期 < 逃避現實期 >

  因家庭環境突然變壞,到外地升學的機會消失,有幸仍能到一所知名機構做小職員,但際遇並不理想,期間有同事向我傳教,之後就到那同事的教會玩,裡面的教友非常友善 < ? > 使我感受到人間溫暖 < ?! > 之後就正式決志。天天跟他們主啊主啊的叫,又能認識到大群異性,好不快樂,但聚會完畢後整個人又非常空虛,不停期望下次聚會來臨。因為自小己接觸基督教,說耶穌教導可說是我強項,所以小的當時在教會非常受歡迎。

  因為在那時沈迷其中,所以對其他教友的所謂見證都聽的津津有味,此時自己更出現不少幻覺、怪夢,問牧師,他說是神與小的溝通。要多多與其他人分享。

  後來發現是自己返教會令自己亢奮了。

由非入是期

  後來轉工轉到一所教會福利機構工作,看到那班教徒社工的工作,簡直不知所謂,不單不懂處理人際關係,還私相授授,又隨意欺壓不信的同事,使我對背負基督徒這名字,感到十分羞恥。因緣際會,再次拿起 < 李天命的思考藝術 > 狠狠的讀了一遍又一遍,反叛的血液又再燃燒了。(感激李教授)

  此外因工作和某些私人問題關係,小的與之前的教會關係疏遠了,但偶而還有到教會,但已不停聽到有人對小的冷言冷語,謂小的不夠虔誠,被魔鬼迷惑了。 ( 哈哈,誰是魔鬼? ) 使人非常難過,後來這教會在一個聚會上請了一位所謂非常有份量的講員來到,但講的全是廢話,更要命的是,當時在小的身邊有位美女,不停抄那位講員的廢話 ( 抄來幹麼? ) ,期間更有人 < 屬靈感動 > 暈倒,那人正是當日帶小的入教會的「好友」,那天對我來說,簡直是一個極其荒誕的一天。

  自那天之後,我拒絕了所有教會聚會。基督徒大舊飯死了!我自由了!

  其實離開初期對基督教並未死心,後來間中也有到訪其他教會,不過感受……唉,不提也罷。

  但之後,耶教徒的逼害就來了……這是後話。

 

 

回首頁